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环保节能

匪我思存再维权网文改编为何屡发版权官司

2020-10-22 20:54:10
匪我思存再维权 网文改编为何屡发版权官司?

3月11日,知名言情网文作者匪我思存发布微博长文,标题为《原创永远都不死》,很多人看完标题就在评论区留言反抄袭了。这次误会确实不能完全怪网友不审题,毕竟匪我思存在文中也不乏无奈的写到:“一件事连着一件事,已经有吃瓜群众不耐烦的在问了,怎么是你?怎么又是你?怎么还是你?” ,这与她的知名度和在微博上的一贯风格有关。

匪我思存一向爱在涉及公共利益的事件上发声,遇到涉及原创作者的抄袭纠纷,她更是经常在微博上立场鲜明的站队,250多万的粉丝数量也使得她的声量更大,是业内和读者心中知名的网文维权斗士。比如唐七公布第三方鉴定报告证明自己没有抄袭大风刮过,引发一片哗然,匪我思存选择在这个时机指出另一位知名网络作者流潋紫的《甄嬛传》、《如懿传》均抄袭了她的作品,并发表文章《今日踩原创,请从匪我思存始》,声援之意不言自明。

也因此,很多急性子的读者想当然的认为匪我思存这次又发布一篇反抄袭檄文,以为她与网剧《人生若如初相见》的纠纷还是事关抄袭。所以匪我思存也在评论区做出了解释:“这次是侵权,不是抄袭。”

近些年来网友们也见了不少网文界、影视圈侵权的案例,有于正的《宫锁连城》抄袭琼瑶《梅花烙》、有包括温瑞安与11位作者共同起诉《锦绣未央》抄袭……至于唐七是否抄袭大风刮过简直是入门题了。但抄袭是侵权行为中的一类,判定过程复杂。匪我思存这次与《人生若如初相见》剧方的纠纷在侵权上的认定就比较明了,更接近顾漫与乐视就《何以笙箫默》打的版权官司,是违约侵权。

大致梳理一下本次纠纷中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

2011年3月15日,紫晶泉文化获得小说《迷雾围城》的改编权、摄制权许可,期限5年;

2015年12月27日,由《迷雾围城》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举行启动仪式,记忆坊代表及匪我思存经纪人出席(后成为法院判定的一项重要依据);

2016年3月12日,《人生若如初相见》开机;

2016年3月14日,版权到期;

2016年4月8日,匪我思存的版权代理记忆坊对该剧的出品方完美时空、紫晶泉等7家公司提起诉讼;

2017年9月,一审判决公布结果,判决被告赔偿原告50万元但驳回禁止发行等请求,匪我思存方面很快上诉;

2018年3月2日,《人生若如初相见》在腾讯视频播出。

大致来看,本次纠纷可以分为合约到期前、一审判决期间和播出前三个阶段,而双方争执最激烈的阶段是在开机后到一审判决阶段,即2016年4月初到同年6月末。

2016年4月1日,匪我思存微博发布文章《关于《迷雾围城》电视剧不得不说的一些话》,解释来龙去脉,矛头直指紫晶泉公司及其负责人常莎。匪我思存称即使在有两家影视公司已经提出希望合同到期后与她合作《迷雾围城》项目,她也念及紫晶泉筹备五年不易,主动提出与对方续约,续约价是“远远低于市场价的象征性价格”,但对方敷衍推脱毫无诚意。文章发布第二天,匪我思存转发了记忆坊的官方声明并表示“官司打到底”。

2016年4月5日,常莎发布微博《价值1200万元的眼泪》表示要澄清一些事实,她说记忆坊方面提出的续约价“一年版权费—1200万,对于影视制作公司来讲,无疑是天价。”并认为匪我思存提到的有两家合作意向的公司才是匪我思存狮子大开口的原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记者咨询了某影视公司负责IP研发的李宗梅,对方表示考虑到一年续约期只有一年,1200万的价格“其实算是很贵了。”匪我思存方面在微博上曾说过1200万不是她最初的报价,似乎最初的报价才是她所说的“远远低于市场价的象征性价格”,但她本人没有正面回应过,记忆坊的总经理沈浛颖曾对媒体表示:“既然紫晶泉已经将授权转让,相当于我们要和完美时空签约,所以提出的价格是1200万。这个价格其实比市场价要低。”

紫晶泉法人代表常莎2016年4月5日微博回应。

2016年6月27日,8月19日两次开庭期间,双方争执激烈,匪我思存发布3条微博跟进,并在二次开庭当晚发布文章《有病就得治,好么?!》进行汇总事件,直指被告方在法庭上就开机时间、是否到访公司等多件事情上撒谎。

9月1日,微博官方账号@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 发布长文回击《到底谁才是土“匪”强盗? ——关于匪我思存对我方无理取闹谩骂》,称匪我思存颠倒是非黑白,并认为匪我思存利用大v身份引导舆论,“已然是公然质疑和挑衅中国法律”,虽然两方说辞已有多处不一,但这篇文章避重就轻喊口号的态度难以令人信服。

9月5日,一审判决结果公布,法院判定7家公司侵权,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但未判令停止侵权,即该剧可以继续发行。所以匪我思存当天表示:“今天我胜诉了,却一败涂地。”并提起上诉。这期间,剧方说匪我思存提及亡父刻意卖惨(文章现已删除),记忆坊方面称对方官网人身攻击恶意中伤,双方依旧口水仗不断。

3月2日,《人生若如初相见》在腾讯视频播出,3月11日匪我思存发布长文后这场纠纷再度引发关注。

匪我思存方面聘请的王国华律师也是《锦绣未央》一案的原告律师,判决公布后王国华律师在微博上发布文章对一审判决中引入“社会公共利益”,并以“由于被告已投入大量资金,倘若责令被告停止后续的宣传、发行、播放行为,将造成双方较大的利益不平衡,且会造成文化资源的浪费,有悖社会公共利益”为由没有要求被告停止侵权的判定提出异议。王国华律师认为,社会公共利益的对象应是不特定多数公众,所涉及利益也应是不特定多数公众利益。7家公司投入的资金无论如何不能与公共利益等同。

另外,法院因原告相关人员参加了2015年年底的电视剧启动仪式而视为原告方默认并放任被告方侵权,王国华律师认为这点也有失公正。记忆坊在判决结果公布后的声明中也针对这点做出说明,表示这是合约期内的正常赴约以及为了续约所做的沟通。除被告在微博上展示的原告相关人士与片方的合影以外,记者尚未在其他报道或通稿中看到原告出席该剧启动仪式的相关信息。

先声药业
软肝片治疗肝硬化怎么样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药
皮肤科
小孩怎么健脾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