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环保节能

小伙街头抓小偷时被切断6根手筋

2020-11-19 10:58:07

小伙街头抓小偷时被切断6根手筋

本报讯 7月11日晚,1年轻小伙在广东东莞街头抓小偷时,被对方用锋利的刀割断6根手筋,身受重伤。小伙子叫卢凌,去年7月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在广东东莞一家平面广告公司上班,10月加入东莞民间的反扒同盟阳光反扒队。昨日,从当地警方得知,卢凌的行动已申请见义勇为奖,正等上级部门批准。

义务反扒被断6根手筋

今年22岁的卢凌是家中独子,老家在江西抚州,身材瘦削,1.73米的个头,只有110斤重。躺在病床上的他在里告知,当晚8点左右,他和队友曲钟、阿龙吃饭出来,当时下大雨,看见3名男子鬼鬼祟祟,其中1男子背包中居然装着液压剪,他们走到一辆自行车前,1人蹲下开始剪锁,另两人站在两头望风。“由于没能剪开车锁,他们便提着车后轮,悄悄往马路上搬。”

“我们一人追一个,我追的是那个提车的小偷”,卢凌很快追上小偷,一个飞扑,然后双手卡住了小偷脖子。

“小偷身上的雨衣太滑,本来卡紧了,但因雨衣有水,手滑了”。卢凌说,小偷右手不知什么时候从裤袋里取出一把刀片,从前面不停地在他的双手上乱戳,卢凌的双手顿时鲜血直流,失去了力气,小偷伺机逃脱了。

此时,曲钟和阿龙已将另外2个小偷捉住。看到卢凌流血倒地后,阿龙松手放了他抓的小偷,赶忙用车将卢凌送到了附近的东华医院。曲钟留在现场,将抓获的1名小偷交给了随后赶来的民警。

主治医生晏妮介绍,卢凌左手4根肌腱(俗称手筋)被割断,右手2根肌腱被切断,伤势严重,今后会有后遗症,左手再也不能提重物了,基本恢复需三个月。

伤好后还想继续反扒

“医生说,幸亏送得及时,否则流血过量,会有生命危险。”卢凌笑着告知。卢凌受伤后,阳光反扒队的队友垫付了1万多元的医疗费用。他的大胆行动也引发当地社会的关注,这几天,前去看望他的市民络绎不绝,并给他捐款,目前捐款已达到1万多元。

当地派出所负责此案的民警昨日表示,他们已将1名小偷刑拘,并调取周边监控录相,全力追捕另2名在逃嫌疑人。对卢凌的举动,该民警表示,他们正为他申请见义勇为奖,相干材料已上交,等上级批复。

“每次看到失主领回自己丢失的东西时的神情,我就感到很满足。”卢凌说:“等伤势好了后,我还想归队,虽然可能手没法下重力,但还可以完成一些侦察、跟踪之类的任务。”

事发前一天抓了9名小偷

阳光反扒队副总队长“随便”(名)告知,他们反扒队在2004年成立,目前有260多名队员。成立7年来,阳光反扒队抓了2000多名小偷。

“在这半年来,他已亲手抓了6七十名小偷,就在失事的前一天,他还和其他队友一起,抓了9名小偷。”“随便”介绍说,每个周末,只要是队里组织活动,卢凌都争取参加行动。

据了解,卢凌的工资每个月3000元,除去房租、生活费等开支,每个月还能剩1000元。卢凌说,参加义务反扒队,没有补贴,全属个人自愿,每个月由于反扒,他要倒贴56百元,用于坐车、吃饭和喝水。“但每次参加行动,我都热血沸腾,兴奋得很”。

从“愤青”到反扒勇士

卢凌家境一般,父亲是事业单位职员,每一个月工资一千多元,母亲没有工作。受伤后,父母从江西老家赶到东莞,他父亲说,“去年10月,儿子说加入反扒队,我没有表示反对,因为他认定的事情,一定要做。”

在重庆读书期间,卢凌就加入了重庆反扒群,但直到毕业,他还没参加过一次义务反扒活动。后经重庆好友曲钟介绍,他终究在东莞找到了“组织”,加入了阳光反扒队。

“卢凌是一个耿直、热忱的人,只要同学有事,1叫他就来帮忙!之前学校办画展时,女生搬不动画板,卢凌就主动来帮忙。”他的同学熊婧越说。

与卢凌同住一个宿舍的同学任力绍说,卢凌就是一个“愤青”,喜欢抨击社会上不公平的现象。“他将参加义务反扒队的消息告诉我后,我还劝他注意安全,没想到他却说‘不怕,人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

“与其忍耐小偷,还不如主动出击。”卢凌深有感触地说:“虽然我们抓不完小偷,但抓一个总会少一个。”

延伸阅读

游离在社会边沿 民间反扒要量力而行

据了解,2000年左右,由于警力不足,义务反扒队开始在沿海一些城市出现,随后向全国散布,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州等众多城市均出现了“反扒同盟”。一直以来,社会对义务反扒队辩论不断,有人认为他们是新的“城市英雄”,也有人质疑是小部分人在制造噱头。

“随意”介绍说,一直以来,义务反扒队游离在社会的边沿,警方既不赞同,也不反对。而一旦出事后,义务反扒队员却承担着巨大的风险:有队员由于误伤小偷被抓去看守所,最后不能不赔偿15万元;去年3月25日,大连义务反扒友“火炮”在东莞1处闹市街头遭受了3个抢金项链的歹徒,在与歹徒搏斗时,倒在了血泊中。

重庆锦扬(江北)律师事务所律师潘兴旺认为,义务反扒队的出现,说明它有一定的社会需求,我们应当鼓励这些有着强烈社会感的志愿者更好更多地为社会服务。同时,他提示说,在反扒进程中,反扒队员不能行使执法部门的执法权利,只能行使普通公民的权利,看到有人行窃时,有权利、有义务进行制止、举报,并争取将其扭送至公安机关,但不能采取过激行动。

丁桂儿脐贴和蒙脱石散能一起用吗
肠道感染
养气补血
番茄红素
中风偏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