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风景

为什么说光线传媒需要一只米老鼠

2020-10-17 17:21:36
为什么说光线传媒需要一只“米老鼠”?

23日晚间,光线公布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5.49亿元,同比增长30.52%;实现净利润6.28亿元,同比增长8.28%;扣非净利润4.53亿元,同比下降2.85%。另外,第三季度单季,净利润则同比下降12%。

还需说明的是,前三季度6亿净利润中包含了猫眼股权账面增值1.27亿,出售捷通无限(网票网)股权也获得2728.70万元投资收益等非经常损益。

扣非净利润,是反映公司经营能力的重要指标。光线同比下降,引人关注。这次同比下降,是业绩一时的下探,还是长期趋势的开始?更加重要的是,它的根源是什么?

同时,光线前三季度毛利涨幅最明显的是视频直播业务。从猫眼的网络发行到浙江齐聚的视频直播,光线这些年向线上迈进的步伐从未停歇。从中可以察觉,作为传统影视公司的光线,在应对互联网冲击时的紧迫感和焦虑感。

不过,以增加非主业的直播业务姿势应对互联网的冲击,光线的这条路会通向哪里呢?

还有,面对互联网冲击下前所未有的行业变局,传统影业急需转型。处于行业前沿的光线,它的举措得失都会成为行业迈向下一程的风向标。

光线的互联网转型焦虑症,有解么?

扣非净利润同比2.85%的微弱下降,不足以反映光线这一年来的变化。在它的各项业务收入中,这些变化表现的更为明显。

财报公布的2016年1-9月、2017年1-9月两年的毛利、毛利率:

图表中,从2016年1-9月到2017年同期,光线电影业务毛利在总体毛利中的占比,轻微下降了6%。视频直播业务则膨胀至21%。直播业务的毛利,主要来自光线子公司浙江齐聚。浙江齐聚是集合演艺、财经、交友、聊天、教学等多种内容的视频即时互动平台。旗下核心直播平台有齐齐直播、聚范直播、呱呱视频社区、呱呱财经。

2016年5月,光线一掷1.3亿元受让浙江齐聚36.38%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总计持有浙江齐聚63.21%股权,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同月,光线系通过现金和股份支付对价,总计购入猫眼57.4%的股权。并购的同时,光线还出清了部分公司的股权。同一年12月,光线以2.4亿的总价转让动漫公司广州蓝弧的股权。此前,光线一度计划将蓝弧建设为自身的动画平台。

2016年,可以说是光线盘点家底、决定进退的调整年。2017年,各项举措的效果开始显现。

光线在对外投资上向来出手谨慎,策略上循序渐进,步步为营。它总是先以小股份打入标的公司,潜伏其中,时刻保持对市场和行业的变动足够的敏感性。然而,齐聚、猫眼,还有虽未能成功,却让王长田念念不忘的“先看网”,却让它大逆本性,重资出手。另外,它在加码前两者的同时,还退出了蓝弧。后者是光线长期驻扎的传统主业。

还有,天眼查资料显示,腾讯紧随光线之后,是浙江齐聚占股第二的股东。并且,光线、腾讯同在2016年5月19日完成对齐聚的股权变更,前者增资,后者出资。步调一致,似有协议。腾讯有流量,光线有内容,两者的协作引人联想。从两者已在猫眼、齐聚等多处资产上的协作可以推断,或许他们将在更广泛的领域达成合作。

浙江齐聚科技有限公司股东

从光线对齐聚、猫眼、先看网等一系列超常规的资本运作,还有与腾讯在多领域的合作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光线深深的互联网情结,或者在互联网时代的焦虑。

当下,内容传播渠道向网络的迁移,以及年轻人群成为文娱领域消费主流,已是当下明确无疑的大趋势。它们将会彻底改变现在和将来的内容生态。谁能占据网络生态的内容制高点,谁就能成为下一期内容行业的主导者,再加上网络发行等互联网力量对行业改造。这些或许是光线焦虑的根源。

光线的转型期阵痛,有药么?

在光线业务结构的变动之外,单项业务的成长趋势也值得注意。考虑到电视剧、游戏及其他业务在总毛利中的占比,这两项业务对光线总体业绩的影响不大。所以,我们主要关注的是电影和视频直播业务。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除视频直播之外,电影、电视剧、游戏及其他业务的同比毛利都表现出了下探趋势。

下表是单项业务的毛利率变化。

可以看出,电影、视频直播正副两项主业的毛利率一同呈现出下降趋势。并且,电影更是达到了近20%。此外,2017年前三季度综合毛利率为36.11%,不仅较去年同期的52.75%大幅下降了16个百分点,较今年年中报的43.31%也有7个百分点的下降。

电影方面,2016年同期,光线投资并发行的《美人鱼》、《大鱼海棠》,以及买断的进口片《你的名字》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而今年《大闹天竺》、《嫌疑人X的献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头部影片中,虽然多部票房尚可,但是其成本高企。因而,从总体来看,电影业务盈利未达预期。

同时,光线以往凭借青春片、动画片等类型以小博大的模式近期的效果有所下降,市场更多需要如同“战狼”系列的重工业大片。而和和、北京文化等保底明星企业大打出手,也加剧了对重工业影片等头部项目的争夺。这些一同拉升了参与头部影片的成本。

今年头部影片营收不及去年,当然有影视项目自身质量的原因,但也有光线经营理念转变的影响。

如果我们从更广阔范围看待光线的电影业务,可以发现在今年重造行业三观的《战狼2》,和成就开心麻花IPO之路的《羞羞的铁拳》等头部电影项目中,光线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参与。光线持有《战狼2》出品方之一的橙子映像25.92%股权,和“铁拳”第二第三出品方新丽、猫眼各自27.64%和控股股权,对于这三家企业的利润,光线会相应确认投资收益。

不过,如果上述三家公司不向光线发放股利的话,这些投资收益只是账面盈利,无法变现。另外,“铁拳”的收益不在前三季度确认,因而不会影响本次财报。

腹胀便秘
唇部整形
宝宝健脾吃什么
小孩不消化口臭怎么办
宝宝喝奶粉过敏症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