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医药健康

郑州替谁说话事件追踪调查进展仍是谜团

2019-12-06 16:23:51

郑州“替谁说话”事件追踪:调查进展仍是谜团

西岗村村民们逐渐认识到,上访难以解决问题的根源在于,开发商的关系特别复杂,“他们有钱有权,老百姓告到哪里,都有人藏着,有人掖着”。  一位村民说,自从天荣公司一步步落入更有背景的人手中后,他们打着开发房地产的口号,圈地卖地不择手段。为了利益,坑群众,骗政府,疯狂牟取暴利。  仍有人坚持上访。这群人中,年近50岁的6组村民宋铁桩的身影异常醒目—上访以来,他一直坚持实名举报,并留下自己的号,“保证24小时开机”。  但他一直举步维艰。他向中国青年报举例说,按照相关规定,2008年3月27日后,占地130余亩的经济适用房于开工前,开发商必须提前进行公示《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与《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但是,直到2008年6月8日,该项目的《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才获得批准,并于2008年6月12日在施工现场进行公示,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此后很久才进行公示。  而50余亩的花园洋房和联排别墅,同样缺乏上述证件,宋铁桩说,如果政府不查处,说不定这些批文还真能被天荣公司拿到。“为什么这么多家单位管不住一家违规的公司呢?”  不过,他的坚持终于引来了关注。今年4月20日,这个一辈子在田垄阡陌劳作的汉子第一次走进络,不会电脑打字的他借朋友之手在当地门户站大河发出了一封题为“弄虚作假耕地良田多被占,化公为私集体利益遭侵夺关于尽快收回‘西湖小区’权益的紧急举报”帖子。  这个只有3个回帖的帖子最终引起了河南人民广播电台的注意,该台何岩联系他要求采访。之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介入了采访。  这些不知道郑州市规划局位于何处,长期上访并有蹲点规划局数日经历的宋铁桩把领到了规划局的门口,但他没有进去,自然无从听到副局长逯军那句引起了极大反响的话。  宋铁桩以近乎黑色幽默的口吻说:“我们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逯军!”而这句话,也频频在6组的其他村民口中蹦出来。  6月23日,上排山倒海般的声讨还没消停,郑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消息称,郑州市委、市政府成立调查组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被停止工作,接受调查。  舆论很快从讨伐“为谁说话”的亢奋中走出来,是谁审批了别墅建设,哪些官员从审批中获利,别墅建设之后隐藏着多么严重的官、商、黑勾结问题?人们的目光重新回到侵占了经适房用房用地的别墅上来。  6月25日,新华社在深入当地采访后,以通稿形式播发了题为《经适房变身豪华别墅:郑州中原区经适房土地建别墅调查》的报道,直指逯军迅速处理背后,认为问题别墅调查不该“躲猫猫”。  报道同时披露了一个重大事实:即使在郑州市已经成立调查组对上述事件展开调查期间,涉嫌违规建设的问题别墅仍未完全停工。  “我就是弄不明白,既然违规建设已经得到证实,有的部门甚至还表了态,但为什么施工却迟迟没有被叫停?难道我们养的‘猫’都是不会捉‘老鼠’的吗?”面对新华社的采访,宋铁桩曾这样质疑。  6月30日,新华社再次播发调查《“异化”的经济适用房——郑州经适房土地建别墅再调查》,调查发现,涉事小区早在酝酿之时就已被“异化”:虽然顶着经济适用房的光环,但其建设初衷却是为了解决拆迁户的安置问题。更加让人担忧的是,由于规划不当,该工程还处于郑州市饮用水源地保护区内。新华社报道认为,“和违规改建别墅相比,这个“致命伤”更让人担忧。”  7月2日,中国青年报在西湖小区采访时发现,别墅区内,很多民工仍在其间做饭,躺在床铺上看书的民工说,“自己只管做事,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有村民说,近几日白天的确没有看到施工,但晚上却仍有施工者的身影。  7月3日上午,中国青年报来到郑州市纪委。宣教室工作人员称,市纪委、土地局、规划局、公安局、建委、房管局等多个部门已组成专案组,“事件目前正在调查中,进展情况不便回答,有结果后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而在“逯军语录的风暴眼”——郑州市规划局,中心一位工作人员给出示的一纸“关于须水镇经适房用地建别墅事件的情况说明”中称,“查处结果由市监察局统一向外公布,各部门无答复权。”  这则没有加盖公章的“情况说明”中,落款时间为2009年6月18日,这正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稿件次日。  专案组成立20天后,事件调查的进展乃至结果仍是一个谜团。

儿童o型腿是佝偻病吗
风湿性关节炎关节响
动脉粥样硬化初期吃通心络可以吗
生物谷药业
小孩老是流鼻血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