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动态

人民币升值应在价改后

2020-11-16 15:48:45

人民币升值应在价改后,

□李军杰

在宏观调控政策的作用下,固定资产投资由 过快 向 过热 转化的势头得以改变,实体经济运行重新转入安稳较快发展的轨道。但是,随着外贸顺差的延续扩大,流动性过剩问题日趋凸现。受投资调控政策的影响,大量的资金改变活动方向,迅速向资本市场(特别是股市和房地产市场)集结。

从逻辑上讲,国际收支失衡是国内流动性过剩的主要原因,因此,调解收支结构是根本;但是从治理顺序上讲,二者必须同时进行,否则,资产泡沫化极可能会产生在国际收支被改进之前。

我国国际收支失衡的主要表现是 双顺差 。从一般贸易顺差来看,根本原因在于我国的商品便宜,具有市场竞争力,而造成我国商品价格低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国商品的生产成本较低,包括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价格低、资源性产品和能源的价格低,和资金的价格(利率)低等等;另一个缘由是人民币的币值被低估。

解决国际收支失衡的终究目的是要保持国际贸易的基本平衡,对此,许多人开出的药方是让人民币大幅度升值,但是,如果在国内要素价格不能反应其真实本钱的情况下,猛然升值的后果是,在继续用国内资源无偿补偿国外消费者的同时,主动通过汇率调剂削弱了本国商品的市场竞争力。因此,单独大幅升值不可取。

另一种方案是在人民币小幅度升值的同时,进行资源和要素价格改革,把我国商品的生产成本从而商品价格提高到一个相对公道的市场水平。 其结果是我国商品本身的生产成本提高了,并且由于货币比值的变化,产品整体价格也会上升,市场竞争力着落,终究也到达了平衡外贸收支的结果。

但是,问题没有这么简单。年,我国外汇储备新增额为7798.9亿美元,而同期的贸易顺差额为3369.5亿美元,仅占43.2%,同期的非贸易顺差外汇流入则占到了56.8%,为4429.4亿美元,在我国利用外资增速延续着落的情况下,这些外汇相当一部分是热钱。央行为此需要投入超过3.6万亿元的基础货币,按5倍的货币乘数计算,构成了18.2万亿元的广义货币,可见非贸易顺差的外资流入,是我国货币流动性过剩的重要缘由。同时,快速的经济增长所带来的要素租金溢价并没有使国内的要素所有者得到好处:劳动力工资上不去,环境污染等实际社会本钱远高于企业会计本钱,终究结果是,国内消费启动不起来,资源依赖型经济增长方式转换不了。

很明显, 小步快跑 的升值策略从出发点来说是好的,但后果其实不理想。由于大量的套利资金所构成的

人民币升值压力已经大大超过了人民币实际的升值空间。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升值极可能会大大过头,然后会随着国际游资的迅速撤离,转而大幅贬值,并且就当前我国的货币存量与GDP比例水平来看,人民币大幅贬值的空间还非常大。

第三种对策是稳定汇率,加快资源性产品和要素价格构成机制的改革力度,在我国商品本钱逐渐反应其实际本钱以后,再加快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波动幅度。届时,由于产品实际本钱的适度上升,人民币升值的实际空间有限。并且由于没有延续升值的政策性预期,进入国内的热钱总量会较小,相应的升值压力也小,升值幅度会更加科学公道。

改革开放近30年来,我国一般商品市场化改革基本到位,但是,部份资源性产品和要素价格改革却严重滞后。虽然可以在特定历史时期迅速把国内产品推向国际市场,但是,当汇率压力增大,并且贸易顺差在事实上引发国内流动性过剩风险以后, 两害相权取其轻 ,主动提高资源性产品和要素价格不失为上策。

事实上,由于当前紧缩导向货币政策的回旋余地已大大减小,从战略的角度看,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人民币肯定要升值,这也是既定的条件;但是从战术的角度来看,要先稳住汇率,让资源性产品和要素价格改革充分到位以后,然后再推敲实质性升值。从这个角度讲,政策性稳定汇率的时间,也就是我国资源性产品和要素价格改革的最后时间,同时也是国内产业结构升级和增长方式转变的宝贵时间。换句话说,与其让本币升值提高我国商品的本钱价格,不如让国内的要素所有者得到这块利润,终究一样能够到达倒逼企业进行产业结构升级的效果,并且还有利于启动国内消费。

综上所述,我认为今后在人民币升值方面,不要再宣扬 小步快跑 ,而应实质性加强浮动黏性,弱化升值预期。当前,成品油、天然气、水(包括污水处理)、电等领域的价格改革已纳入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改革日程, 资源税 、 环保税 和

燃油税 也应迅速纳入日程,另外,政府应加大对最低工资制度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的执行情况的检查和监督力度。 民工荒 的实质不是可用农民工总量的减少,而是农民工工资谈判 话语权 的缺失,这里反应了政府职责的缺位。当前的改革情势迫在眉睫,政策出台的速度要快,这样才能争取主动权。

另外,我国的股市范围与国外相比,还比较小,应稳步发展

股票市场,加快发展债券市场,积极稳妥地发展期货市场。通过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多层次、多方面吸收流动性。

当前,对人民币升值的主流看法是 小步快跑 。但是,笔者主张先稳定汇率,在快速实行资源性产品和要素价格改革以后,再实质性地加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换句话说,与其让本币升值提高我国商品的本钱价格,不如让国内的要素所有者得到这块利润,终究一样能够到达倒逼企业进行产业结构升级的效果,并且还有利于启动国内消费。

佝偻病的症状
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丁桂儿脐贴和蒙脱石散能一起用吗
祛眼袋
食道癌治疗方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