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故事 >> 正文

清明记忆

2017-08-14 05:04:14

清明时节雨纷纭,路上行人欲断魂。”

又是1年的清明时节,又1年的羁留在外。

清明的门前,我只是1个过客,已好多年没进这个门啦......也不曾想,最近参加清明扫墓的那年是在高1的时候,如今4年荏苒而过......也不曾想,清明于我,已变记忆。4年,近乎相同的理由,缺席了,冷落了老祖宗,心有余疚。如果老祖宗们泉下不高兴,让我受点磨难,我也认了。而我在内心,会默默地祈祷,老祖宗们啊,守护1方净土,安息千年。

其实呢,我是非常的想回去,哪怕只是看看山,闻闻花草的气味,也足矣。虽然清明会下雨,虽然路面泥泞不堪,虽然到处是野草丛生,虽然要翻山越岭路程遥远,但这不足以阻挡1年1度的祭祖的心。作为子弟,给先人修修陵墓,不只是1种情势,更体现的是1种孝心,1种崇敬之心。不管我们现在是贫困还是富贵,清明祭祖是不可或缺的。由于,这是1种文化的传承,传承了世世代代的血脉关系。至于,祭祀的情势,烧纸钱也好,放鞭炮也好,烤乳猪也好,大家求个隆重,来宣示自己的风风光光,但太过隆重就变成奢侈了......

而我,喜欢清明小雨凄迷的感觉。当你撑1把伞或头戴1顶蓑笠,踩着纷飞的细雨,迎着蜿蜒的山间小道,扒开两边稠密的杂草,感受着雨露渗湿衣服的凉爽,而沿路的风景仍1游未尽,迟迟未感倦意......这样的感觉是否是很美好?清明踏青,也就在祭祀当中,1边欣赏野外的风景,不单纯是祭祀。在此当中,我们与大自然进行了最密切的接触,在你累了的时候,把拖沓的鞋脱了,赤脚走在泥路上,该是1种别样的感觉吧?

事实上,我也只能想象清明细雨纷飞的情形。我不知道,雨水是不是打湿你的双眼,你是不是有重重的摔1跤,你是不是1如既往地争着向前跑,最后你是不是在墓前恭敬地闭上眼参拜着?还记得吗?山里的枇杷熟了没,路边的美味野果尝过了没,山里的孩子讨要松糕水果给了没?

也曾有1年,那是在3年级的时候,我在清明扫墓中1个人迷路了。那时是勇往直前啊,开路先锋......谁知在1个山头和大伙走散了,回来再也找不着人了。总之,没有按原路返回,多是越走越远,越走越偏,真的是彻完全底的迷路了。对1个10岁的孩子来讲,迷路了,却没哭,也没慌,真的很淡定!只是不停地走啊走,数不清过了多少座山,跋涉过量少条小河,像1个人的小长征......我那时只拿着1根沿路带来的小木棍,途中也遇到很多扫墓的人,我并没问路怎样走,由于他人不可能1直带你出去啊。后来,我干脆随着1帮扫墓的人走,应当是在后面尾随吧,隔着有几10米的路。你猜最后怎样?最后随着他们奇异的回到了我迷路之前走过的地方。可接下来,像是遇到鬼了。我在1个山头,往前跑了好几遍,到头发现还是在原来的地方,那时我真的慌了,不像是做圆周运动,而是1直往前走......那时大概在下午45点,天估计不久也快暗了,难道我真的要与野兽禽类共宿野草丛中,听着那些凄凉的声音,饱受饥寒?正当我旁皇失措的时候,恍如听到了远处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而事实呢,那是真的!那是父亲喊我的声音,我激动的回应着,那1刻,我流泪了,没有哭,只是眼睛湿了......父亲就带我走出了山里,只是他误以为我1直在原地,没有喊求救,我没辩驳。回到家,大家早已吃饱饭了,而这段“荡失”传开了......

如今又是清明节。

我只有叹息。想淋雨啊,脚踏碎花啊,雨中狂奔啊,大声咆哮啊......是想1个人的放纵,只求1个幽静的环境,给1个独处的空间,静静的思考人生。

借着清明之日,挖些曾琐碎的记忆,为了怀念,而也只有怀念。

怀念以后是追寻,曾青葱的我,曾无惧的我。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背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