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培训 >> 招生

台湾着名禅者林谷芳寻觅中国人安身立命的智

2020-11-20 11:28:37

台湾着名禅者林谷芳:寻觅中国人安身立命的智慧

台海2月17日讯 据新华报导,不管冬夏,1袭白衣,一头银发,说着一口“台味”普通话的林谷芳,数十年如一日沉醉于中华文化的沃土中,也常常来回两岸,修禅、讲禅、游历、着述,他执着于从传统文化中寻觅当代中国人安身立命的智慧,也企望两岸回归共同的文化母体,宏扬中国人令西方尊重的生命哲学。

作为着名的禅者,林谷芳在两岸都具有众多“粉丝”。对林谷芳的几次采访,都是在他担当山长、洋溢着中国风的台北书院。这样的深度对谈在他的“粉丝”们眼中,是难得的机缘。

一次是在台北书院的茶会上,琵琶演奏者弹了半曲《昭君出塞》,旋律缠绵悱恻,委宛惆怅。林谷芳接过琵琶,拨弄琴弦,曲意霎时转为铮铮铁骨,竟让人有“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之感。

又一次见到林谷芳,他端坐于茶案前,品着清香的高山乌龙,手握一卷书册,静气凝神,完全不为窗外的喧嚣所动。这个安于闹市的书院,好比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在林谷芳和许多台湾同胞眼中,“不阔别人间,却有着雅静与沉淀”。

台北书院的装修风格是“唐风”,彰显了林谷芳对中华文化的独特理解。“宋朝以后,尤其元、明、清,我们中国文化落入琐碎,大气不够。我喜欢盛唐气象。”他解释说。

“我是南人北性,我的禅风有着大开大阖的特质。在书院这个沉寂开阖的空间里,生命可以安顿却不狭隘。一个人要安顿,可能用遁逃的方式,但禅者推许真正的安顿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林谷芳说。

年过六旬的林谷芳高中时读“有起必有落,有生必有死,欲求无死,不如无生”有感,开始习禅,一晃4十年。在林谷芳看来,儒、释、道是中国文化的“铁三角”,儒家的社会性、道家的美学性与佛家的宗教性构成中国人全部的生命。

谈到自己为何“特别标举禅”,他说:“中国气象之衰从宋朝开始,宋朝以后中国的历史性情不开阔,变得幽微。我选择禅这类唐五代最重要的思想和生命的修行,由于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活泼。”

林谷芳说,今天人类进入到一个史无前例的时期,资讯时期很多行动超出了大家原来的想象,人很容易迷失。因此,台北书院宣扬“生命面对面的学问”,而禅宗也讲求“照实的感受”。

从1988年开始,林谷芳到过大陆200多次。第一次到大陆,他就用35天跑了11个省市。“我要把之前读的关于中国的书,在那块土地上做一个完全的印证。”为什么乐此不疲?他回答说:“大陆是一个参不完的‘大公案’,我要去参,一直参。”

对“回复汉服”、“推行读经”等大陆当前一些热门现象,林谷芳有自己的看法。“所谓‘回复汉服’,把中国想得太简单了。我认为,在文化复兴中,不是拿那一个朝代的衣服出来,那就有点泥古不化了。我们应当要回到中国人的美感当中去,去选择民族的服装,不能把中国文化做小了。”

他认为,今天读经的范围要扩大,不能只读儒家,更不能只读儒家某一类型的典籍。再者,经典是前人的生命智慧,读经在态度上“要跟前人有生命的对应”。如果不是用这类态度读经,会把世界窄化了。

林谷芳说,中国文化对世界的影响中,禅宗和道家是很重要的,二者虽然有中国的风格,取自于中国文化土壤,但面对生命的问题是具有普世性的,比如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如何安顿自我等。儒家则比较表现为具体的社会性和民族性。因此,禅宗和道家是中华文化可供西方“他者”参考的,“我们可以让西方尊重的是我们的生命哲学”。

“如果社会或人生像竞技场,优胜者永久只有一个,其他人都是挫败者,而优胜者怕随时被他人超出也惶惶不可终日,社会就不得安宁。我们为何不把人生当作爬山?山有好多种,或清秀,或巍峨,可以选择不同山景。即使爬同一座山,也有不同的路。即便走同一条路,你不登顶,在山腰找块石头1坐,回头一望照样满目青山。我们要在禅与道这样的文化根抵里找到安顿。”他论述说。

谈到两岸如何共同传承中华文化,林谷芳说:“我们应当一起回到共同的文化母体,也看到走过不同的历史发展道路,由此就可以看清两岸文化人的互补性,也才能共同来发挥作用。”

今年3月,林谷芳将到杭州,在西湖边的一座小楼讲修禅学。在那里,他想把台北书院和杭州的万松书院对接,让起源于大陆的书院文化在大陆回归并发展。

“做文化,要像文火渐渐温,不能急。”这位文化行者语气从容,透出智慧与信心。“‘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回’,这就是人生的好地步。”

风湿保健
一岁宝宝脾虚的症状
肾虚脱发
吃饭有梗咽感
医学前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