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百科 >> 消暑

越南纺织市场已饱和 一线品牌将生产基地转移到其他东南亚地区

2019-11-14 17:08:02
越南纺织市场已饱和 一线品牌将生产基地转移到其他东南亚地区

虽然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有所缓和,但之前的紧张局势还是迫使全球各大供应商们关闭了一些中国的工厂,开始在东南亚其他国家投资建厂,全球供应链长期仰赖中国的现状正在发生变化。

由于中国大陆劳动力短缺,人工价格增长,Nike与Lululemon的中国台湾供应商儒鸿(Eclat Textile Co.)在2016年关闭了所有中国工厂,将业务转移到了越南。但随着贸易战愈演愈烈,儒鸿决定逐渐将越南的生产业务转移至印度尼西亚、柬埔寨等其他东南亚国家,希望通过建立多个小型的生产基地为客户提供更加灵活的生产服务。

儒鸿的董事长洪镇海先生表示,目前,集团50%的生产都在越南完成,业务结构不够灵活。为了应对全球政治、经济趋势不断的变化,他们将多元化生产业务,帮助客户分散风险。生产业务的灵活性是公司未来成功的关键。由于政治、经济等原因,客户很难规划供应链需求,下订单时更加保守,但公司多元化的生产线能够帮助客户解决这一难题。

未来三年,儒鸿不会扩大越南工厂的生产规模,但会在东南亚地区各国投资8000万美元,建立120条生产线。今年晚些时候,董事会将会确定这项计划的具体实施国家。如果依旧不能够解决问题,儒鸿将会考虑在印度或墨西哥投资建厂。

消息发布后,7月15日收盘,儒鸿的股价同比上涨3.1%至402新台币,是近两个月来单日最高增幅。同期台湾加权股价指数增长为0.5%。

投资银行大和的分析师Helen Chien表示,与同行相比,儒鸿在生产地区多元化方面遥遥领先,在供应链上有很大的优势,这一决策非常有益于公司的长期发展。

国泰证券(Cathay Securities)的分析师邢雅蕾将儒鸿的股票评级定为:前景中性(Neutral)。她表示。分散的供应链将会降低贸易战对公司业务的影响,从长远的角度上来看,这一决策也将帮助公司节约成本。

儒鸿的生产改革战略已经初见成效。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上涨26%至53.05亿新台币。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儒鸿股价已经增长了13%。

趋于饱和的越南市场

虽然各大生产商此前因为地理优势纷纷在越南投资建厂,但随着美国增加了越南出口钢铁的关税,越南市场饱和,劳动力短缺的等现象的出现,各大公司都开始暂停了越南工厂的扩建计划,将生产化零为整将生产向其他东南亚国家转移。

全球最大的消费品供应商,香港利丰集团(Li & Fung)的首席执行官冯裕钧(Spencer Fung)表示,越南的制造业早已饱和。

因为越南业务趋于饱和,Nike、Adidas、Puma的鞋类代工企业宝成工业增加了印度尼西亚工厂的投资。2018年全年,宝成工业共生产了3.26亿双鞋,其中46%的鞋履都在越南生产。2019年第一季度,越南生产占比下降至43%,同期印度尼西亚生产占比从去年的37%增长至41%。

宝成工业的发言人表示,越南的土地价格也在不断上涨,并且没有任何下跌的趋势。从长期角度来讲,他们认为越南业务的发展空间已经所剩无几。虽然越南业务饱和,但他们并不认为将业务转移至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为了保证集团的竞争力,他们将加大对工厂自动化科技的投资。

瑞典时装零售巨头H&M已将成衣生产厂从中国搬到了缅甸;生产工厂数量在中国占六成的日本服装企业ONWARD HOLDINGS计划将生产部门向柬埔寨转移,目前已在当地设置办事处;日本服装企业Adastria过去约8成生产依赖中国,目前也在越南、泰国、印尼采购原料并启动生产线,计划未来2-3年将东南亚生产比例提高至3成。……

二战后,全球范围内共出现过三次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分别是从美欧到日韩,从发达国家到亚洲“四小龙”,从日韩和新加坡到中国大陆。每一次产业转移都受到了技术革新的影响,也受到了上一次产业转移的影响。

这样的后果是越往后的产业转移,承接国家或地区往往能得到更大的发展推动力。

新一波的转移,东南亚地区除了得到纺织、汽车等传统制造业的青睐以外,还将会吸引了主营电子和科技发展的公司。

虽然这些电子或者科技公司看到的,也还是东南亚地区的庞大市场、劳动力和土地等生产要素,但是这些生产园区给当地的经济、环境和社会带来的变化,是巨大而剧烈的,加上生产园区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能极大改善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和环境状况,从而提高投资前景。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