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古今文化

丙烯需求放缓产能或将过剩 丙烷脱氢企业生存情况堪忧

2019-11-20 21:16:47
丙烯需求放缓产能或将过剩 丙烷脱氢企业生存情况堪忧

6月4日,记者了解到,据卓创资讯统计,目前国内在建及规划建设的PDH项目共计45个,涉及产能2605万吨/年,其中2022年前计划投产的就有2014万吨/年,近于现有产能(506万吨/年)的4倍,而且单套最大规模已上升到90万吨/年。

4月16日,淄博齐翔腾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拟将45万吨/年丙烷脱氢项目规模扩至70万吨/年;5月14日,鲁北高新区管委会与江苏三木集团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建设120万吨/年丙烷脱氢制丙烯及下游配套项目;5月16日,台塑工业(宁波)有限公司60万吨/年丙烷脱氢项目进行环评公示。

中国丙烷脱氢(PDH)产能在2014——2016年快速扩张,此后经历了2017和2018两年的“沉寂”,2019年迎来了新一轮扩能热潮。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PDH利润空间持续被压缩,甚至继2015年底以来再度出现亏损。一方面是产能再度进入扩张期,一方面是利润空间被大幅压缩,业内专家对此不无忧虑:如此密集的PDH项目上马很快将带来产能过剩,而且在中美贸易争端下,丙烷原料的获取压力也会加大,这都是厂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丙烯需求放缓,产能或将过剩

PDH项目再次引发投资热潮,首先源于丙烯需求的迅猛增长。2018年我国丙烯产能为3483万吨/年,产量为3140万吨,同比分别增长5.5%和9.2%,而当量消费量为4010万吨,同比增长7%。国内最大下游需求——聚丙烯(需求占比为67%)消费增幅超过8%,环氧丙烷、丙烯腈、丁辛醇年消费量也保持着6%以上的较高增速。

“市场需求的快速增长让独立丙烯生产装置迎来了生机和发展空间。”卓创资讯丙烯分析师纪宏伟介绍说,目前丙烯生产路线主要有石化路线(蒸汽裂解、催化裂化)、煤化工(CTO、MTO、MTP)和丙烷脱氢。2018年,我国石化路线制丙烯占总产能的60%,煤化工路线制丙烯产能占25%,丙烷/丁烷脱氢路线制丙烯产能占15%。在去年的新增产能中,PDH因其成本优势明显迎来了投资高峰,装置结构占比提至18%。

卓创资讯预计,2019年丙烯产能将达到4173万吨,比上年增长19%以上;产量3400万吨,当量消费量达4210万吨,分别增长8.3%和5%,国内丙烯产能或将首次超过当量消费量。

利润一路下滑,部分装置亏损

吸引各路资本涌入丙烷脱氢制乙烯的另一个原因是PDH利润可观。2018年PDH装置毛利均值为1649元/吨,较2017年同比增长3.71%。据专家介绍,PDH技术的最大特点是技术含量高,原料和产品单一,产品收率高,工艺路线简单稳定,低能耗,安全环保。在丙烯生产中原材料成本占比约80%,原料丙烷的价格是决定成本优势的核心因素。而丙烷是液化石油气(LPG)的主要成分,LPG价格及其走势间接成为影响PDH工艺成本优势及其可持续性的核心问题。

考察丙烷脱氢的盈利,一方面看产品丙烯的价格水平,一方面看原料丙烷的原料价格。目前丙烷受油价的影响最大,2018年油价涨幅大于丙烷,因此PDH制丙烯利润优势凸显,但后期随着丙烷价格走高,PDH装置毛利呈现震荡下滑的走势。

进入2019年后,丙烯行情低迷,价格重心持续低位,而丙烷价格变动幅度相对有限,PDH装置毛利继续震荡下行,由1月份的1600元/吨逐步跌至5月初的-100元/吨左右,利润下降十分严重,部分装置出现亏损,PDH企业生存情况堪忧。

原料推高成本,回报不容乐观

除了市场需求和利润下滑,近期的中美贸易摩擦也推高PDH原料成本,项目变数增大。由于PDH装置对于原料品质有较高要求(丙烷纯度97%),而我国油田伴生气和页岩气凝析油较为贫乏,丙烷含量低,无法满足PDH的原料要求,因此国内PDH装置须进口以国外油田伴生气为来源的非炼厂高纯液化丙烷,主要来自中东,部分来自美国。

此前,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进口丙烷来源地,2017年中国丙烷进口总量为1335.23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337.5万吨,占比25%。中美贸易争端开始后,我国对原产自美国的丙烷加收25%关税,国内买方只能通过换货或者直接购买中东等地货的方式继续生产和贸易工作。

业内专家认为,随着最新一轮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不排除中国继续针对美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可能。而后续的商品很可能是2018年第一批加征关税的商品,其中就包括丙烯、丙烷等产品。一旦对丙烷加征关税,将直接导致丙烷脱氢成本大幅上升,PDH装置运行不容乐观。此外,2019年国内预计有291万吨/年产能的PDH装置投产,进口丙烷消耗量预计增加110万吨左右,这些进口丙烷毫无疑问将来自中东、非洲和东南亚等地区,竞争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随着大量产能的投产,PDH装置或将进入低利润时代,新装置回本周期被延长,厂家投资回报形势严峻。在中美贸易争端短期无法解决的前提下,进口丙烷来源地主要为中东地区,来源单一导致竞争加剧、成本提高,未来整个PDH产业并不会如此前一样乐观。

规模决定效益,关注氢能利用

前不久在济南召开的2019丙烷脱氢产业创新发展论坛上,石化联合会国际贸易协调委员会秘书长王子敏表示,丙烷脱氢已经成为全球工业化生产丙烯的重要路线之一,业内应着力研究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在国际贸易大平台上为国内产业争取一席之地。

山东齐鲁石化工程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史耕指出,丙烯—丙烷价格差是影响PDH装置经济性的决定性因素,而PDH装置经济性对生产规模和公用工程价格变化的敏感性较弱。从近年价格走势来看,不同规模的PDH装置在较宽价差范围内均能体现出较好的经济性,但是规模大于45万吨/年的PDH装置对抗经济性风险的能力显著优于较小规模的PDH装置。

本次会议上,丙烷脱氢后的氢能利用成为讨论热点。目前,一套66万吨/年PDH装置每年可生产3万吨左右氢气。PDH项目不仅可以进一步深挖丙烯的经济效益,在氢气资源方面也可以有更多的考虑。

前不久,卫星石化发布公告称,计划设立浙江卫星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开展氢能源业务拓展、参与氢能利用技术开发、寻求加氢站建设。同时,卫星石化全资子公司浙江卫星能源已建成90万吨/年丙烷脱氢制丙烯装置,子公司连云港石化400万吨/年烯烃综合利用示范产业园项目正在筹备建设。

目前,卫星石化PDH项目富余氢气约3万吨/年,而烯烃综合利用项目建成后将富余氢气约25万吨/年,可为国内氢能源的开发、推广与利用提供稳定充足的高质量氢能资源。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