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美味

刘曦林把人当人来画

2020-11-18 17:00:28

刘曦林:把人当人来画

昔石鲁有言:把山当人来画。余研花鸟画,续其旨,又言:把花当人来画。近些年参与人物画之研讨,复曰:把人当人来画。君笑余痴: 人乃人,何出此言饶舌? 余曰: 君不知有故意将人画为鬼之者? 君曰: 战国韩非着《外储说》,言画鬼魅最易,清朝罗聘尝画《鬼趣图》,又有何怪。 余曰: 韩非所言及罗聘所画乃专画鬼者,与余所言不同。余之所言,指自称人物画家者,故意将人丑化为鬼怪也,或一概光其头而无毫发,或皆张其血盆大口而露齿傻笑,全无人物之美,更无人物之个性气质可言,仅将人面作为符号寓有其难言之意,乃至将中国人丑化为痴呆状以取悦于外国画商,岂不悲哉! 君问: 仅此一类表现? 余又曰: 另有画家重情势、笔墨、样式,全不顾人物个性、气质之深入刻画,他们亦不把人当人来画。 君曰: 重视笔墨、情势之个性化,乃艺术之必要,又有何怪? 余曰: 笔墨、情势之个性化诚然必要,但并不是艺术唯一元素。人物画家之图形若不能强化所画人物之个性、气质,反以所画之人物为其艺术个性化服务,此正目前图式化之弊端。故余多次呼吁:1名人物画家,不能仅仅让人记住你的图式,还应当让人记住你塑造的人物形象。君试闭目,让人物画大家如蒋兆和、黄胄、程十发、周思聪等等及当下人物画高手1一如放电影般在你视神经里滤过,是不是有活生生的人物形象映现? 君试,果然如吾所言,有些画家以人物形象感人,有些画家徒以图式炫众目也。君遂问: 何以能把人当人来画? 余曰: 人物画乃造型艺术之人学。人物画家当以研究人、认识人、塑造人为本。古贤曰:仁者爱人。画家首先当为仁者。 君曰: 试例举之。 余曰: 中国现代之人物画家,以蒋兆和最知仁者爱人之理。1940年,蒋兆和有肖像画册问世,其序中言: 惟我之所以崇信者,为天地之中心,万物之生灵,浩然之气,自然之理,光明之真,仁人之爱,热烈之情 人之不幸者,灾黎遍野,流亡流离,老弱无依,贫病交集,嗷嗷待哺的大众,求一衣一食而尚有不得,岂知人间之有天堂与幸福之可求哉!但不知我们为艺术而艺术的同志们,又将作何以感?作何所求?! 蒋兆和有此识见,遂有《卖小吃的老人》《朱门酒肉臭》《卖子图》等作自笔下源源流出,又有集流民形象之《流民图》问世。蒋先生有自家图式,却不但以图式之独特炫世,其塑造之人物闭目如在眼前也。 君曰: 然。蒋先生之人物画,后人难言超出者即在此,不唯一独特之形象,且有深沉以内美。但其画是否是是与古法不合? 余曰: 蒋先生不拘守古人衣纹之十八描法,表面看来似无古意。但蒋深明传统之本旨,遂遵悲鸿先生之倡,借西洋画塑形之理法运之于中国画笔墨当中,此正合古人以形写神之理,骨法用笔之法,达于写心之旨。 君闻此无言以答,却嗔怪余护悲鸿之短,责余竟不知谓徐氏摧残中国画为时髦。余笑曰: 此言已转题,容日后续谈。

八个月的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肾病用药
希爱力
小孩不爱吃饭缺什么
小儿脾胃虚弱应该用什么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